欢迎进入流书世界!
首页 美文摘抄 国外名著 详情

《挪威的森林》经典段落摘抄

更新时间:2019-06-29 17:18:43

与他相比,木月的座谈之才,简直成了哄小孩的玩艺儿,根本不足以相提并论。尽管如此,尽管我对永泽的才能五体投地,我还是由衷地怀念木月,愈发感到木月待人是何等以诚相见。他把自己那为数不多的仅有的幽默才能全都献给了我和直子。相比之下,永泽却把他超群出众的才华儿戏般地随意张扬。——《挪威的森林》

萤火虫消失之后,那道光的轨迹依旧在我心中滞留不去。闭上眼睛。那抹淡淡的光彷佛无处可归的游魂似的,在浓暗中不停地徘徊。黑暗中,我几次伸出手去。但却什么也碰不到。那抹小小的光线在我指尖就快碰着的地方。——《挪威的森林》

萤火虫在瓶底微微发光,它的光过于微弱,颜色过于浅淡。我最后一次见到萤火虫是在很早以前,但在我的记忆中,萤火虫该是在夏日夜幕中拖曳着鲜明璀璨得多的流光。我一向以为萤火虫发出的必然是那种灿烂的、燃烧般的光芒。——《挪威的森林》

天亮时,雨还继续下看。跟昨晚不同的细微秋雨,细得肉眼几乎看不昆,只能凭积水的波纹和沿看屋檐滴落约两滴声知道在下雨。当我醒来时,窗外已布满侞白色的烟雾,随看旭日升起,烟雾随风飘散,树林和山的线渐渐显现出来。——《挪威的森林》

从他身上,几乎看不到生命力的活跃,有的不过是垂危的生命的蛛丝马迹而已,就像一座破旧的房屋——一座搬出所有家具、卸下所有拉门隔扇而只等拆毁的房屋。干裂的嘴唇四周,乱糟糟地生着杂草样的胡子。我不由纳闷,生命力枯竭到如此地步的人居然会生出这等繁茂的胡须。——《挪威的森林》


上一篇:《童年》经典段落摘抄

下一篇:《第六病室》摘抄1100字